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十二章 送刘婼识破心机,为保命示软服输

作品:嫡女本是天上仙|作者:南山桐离|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4-20 21:24:20|下载:嫡女本是天上仙TXT下载
  疾风骤雨荡涤着世间的污浊,无数的水流汇聚到一起,又顺着墙角的沟渠内,哗哗作响。

  “她还没有离开吗?”

  “晕倒了。”

  姬宏铎听罢,猛然从龙椅上站起身来,膝盖重重撞在桌腿上,吃疼的倒吸一口凉气,转身胡乱踢了桌子数脚。这一来,他却冷静了,现在不是见刘婼的时候,吩咐成海:“找几个人抬她回去吧!”

  “那……”成海低声问道,“齐国质子如何处理?”

  “不见,喜欢跪就跪着吧。”

  魏帝显然下定了决心,任由这个孩子自生自灭。

  先前有刘婼的庇护,晏南珽还觉得身上有些暖意,如今刘婼被几个身强体健的侍卫抬着走了,冰冷的风雨打在他的身上,竟然也有些颤抖起来。

  “不行,我要活下去,活着才能回到齐国,才能见到父皇与母后。”

  风雨使得天空墨染一般黑,给齐国送回信的驿使已经跑出京城六十里地,大雨不停,他却需要休息了。在这么下去,怀中的书信必然会被雨水打湿。

  一切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从云淰殿跑出来的清欢看到刘婼似乎死了一般躺在步撵上,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

  紧紧握着手中随时可能被狂风吹走的伞,背对着宫墙而立。宫里有规矩,凡是侍卫经过,宫中女子必须避让。当然,为免冲撞主子,侍卫们也总是低着头走自己的,所以谁也不知道从身边擦肩而过的人长什么模样。

  “怎么又是你啊?每次到紫宸宫你都没落下什么好。”

  肖建琛心里嘀咕着,他记得步撵上的这个女人,似乎叫作刘婼,关于她的事也多少知道些。当年姐姐还是皇上身边的妃嫔时,这个刘婼就在御前伺候了。如今,姐姐早已离世,这个刘婼也移到绣房供职。

  这一路实在太长,足够让肖建琛怀念自己的姐姐,也想起宣夫人受惊吓的那个除夕夜。

  “答应朕,不要再查下去了,瑞文没了朕也痛心疾首,可是她终究走了,让她安息吧。也让,活着的人安心活着。”

  他清楚的记得魏帝那夜的请求,可是他怎么能不查,不管暗处的人是谁,他都要查下去。

  “肖爷,咱们这是领了个什么好差事,大雨天的走一趟永安宫。”几个抬步撵的已经累的不行,忍不住跟肖建琛抱怨起来。

  这几句话,也将肖建琛从深思中拉了回来,“哦,”他恍惚了一下,“天子亲自交代的事,是你们的福气,还这么多话,小心回去军法伺候!”

  宫中侍卫构成有三种,一是各军中举荐来的出类拔萃者,二是每年武举中被魏帝钦点的胜者,三是像肖建琛这般受家族照顾的将门子弟。按道理,肖建琛之流是侍卫中最不被看好的,可这家伙竟然凭借着过人的武艺,当了个让手下人心服口服的卫队长。去年,他又连升两级,成了銮仪亲卫副指挥使。

  自打那会儿起,銮仪亲卫都称他一声“肖爷”!然而,这些都不是肖建琛最想要的。

  “肖爷,属下觉着那齐国质子真是够可怜的,别说圣上不让他回齐国,就算回去了也只能给齐国皇后披麻戴孝了。”

  这话倒也不假,齐国的书信送到魏国路上就折腾了二十来天,不知道那位皇后这会儿情况如何了。只不过,终究不是一国之事,肖建琛也无心管这些闲事。余光瞥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刘婼,真是想不通他为何要蹚浑水。

  “这么同情那质子,难不成你有什么法子帮衬他?”

  肖建琛看四下无人,便不再事事守口如瓶,也与他们玩笑起来。

  “那能有什么法子?魏国回信都已经送出,这件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我觉得他呀也没必要再折腾下去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是其一。”

  “敢问其二是什么啊?”

  其他人也来了兴趣,想要听个究竟。

  “其二嘛,他们的见识未免短浅,总以为这天下事都是皇上一人说了算的。却不像咱们,时常在皇上周围,更懂得万岁的不得已而为之。”

  “哈哈哈,好一个不得已而为之,有几分道理。换做是你,会如何?”肖建琛又笑问道。

  那抬步撵的侍卫想了想,答话:“属下是个粗人,但也懂得母子情深的道理,也是真的为难。为见母亲,而激怒魏国,惹起两国争端,乃是不忠;可母亲生死弥留,却不能相见,乃是不孝。忠孝既难两全,便得择其一,质子为国着想,只怕唯有选择忠义了。”

  忠孝难以两全,便选择忠义。这么浅显的道理,鲁莽武人尚且知道。心细如刘婼,又怎么能不知道呢?洪嬷嬷也在大雨中,渐渐明白了刘婼的心思。

  成海送齐国书信来,未必不是有心。如果,这是紫宸宫的试探,那么过于冷静隐忍的质子,是让人忌惮的。那么,魏帝不会再手软,晏南珽在魏宫之中,只会处境更加危险。可,如果他闹,像个孩子一样的闹。姬宏铎便还不会对他产生顾忌,继续容他活在魏宫之中。

  母亲已经凶多吉少,唯有保住这个孩子。

  肖建琛不禁回头看了一眼步撵上昏迷的刘婼,心中感叹:“好聪明的女人!”她若不鼓动着晏南珽闹,那么事情将更加不可收拾。

  一个孩子跪在紫宸宫主殿之外,要倒未倒之际,勾起了一个父亲的慈悯:“带他进来吧,朕跟他说。”

  湿哒哒的孩子被成海引着进了紫宸宫,女史们为他换去身上的衣裳。由于没有合身的衣裳,晏南珽穿着宽大的衣裳呆坐在窗前,他的思绪在大雨中越来越清晰。怎么办?闹吧!

  “不要你帮我梳头,我要见皇上,他会开恩让我回去见母后的!”

  一把夺过宫女手中的木梳摔在地上,恰到好处的反抗着大人们的安排。

  “出去吧,朕跟他聊聊。”

  姬宏铎的声音响起,女史宫娥退了出去。晏南珽突然大哭起来,那种无法抑制的悲痛,从他的眼泪中流露出来。

  “别哭了,你是齐国的太子,将来可是要成为齐国皇帝的,这么轻易就哭,还能成什么大事?”姬宏铎不屑地看着晏南珽,这个比锦休还要小几个月的孩子,只身一人在异国当人质,确实让人心疼。

  若不是因为他是齐国质子,也许姬宏铎会抱抱他。可是,他们之间有无法跨越的鸿沟,就像苏玉笙与他一般,注定只能被辜负。

  “我不哭,南珽不哭,您让我回去看看母亲好不好?”

  自己最在乎的刘婼,因为这个孩子而晕倒在大雨中,已然让姬宏铎心烦意乱。可他要尽可能克制自己,告诉晏南珽:“你听好,魏国的回信已经送出,你不能回国看母,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朕只跟你说一遍,听得懂就回去,听不懂你就算跪死在大雨里,朕也不会在意。”

  他们之间从来没有虚伪,直来直往是姬宏铎素来的行事风格。晏南珽好像知道了,抬眼直视着姬宏铎,终于服输了:“如果日后有母后的消息,您能告诉我吗?”

  姬宏铎点点头,肯定地告诉他:“可以!”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有姬宏铎的首肯,一切便都足够了。他要让姬宏铎对自己少一点戒备,这样才能活着回到齐国。

  沉沉的担子压了下来,晏南珽眼中的泪花终于没有落下,而且流回了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