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梅疏已落万花中

作品:嫡女本是天上仙|作者:南山桐离|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3-29 19:21:56|下载:嫡女本是天上仙TXT下载
  脚踩着擦得能映出人形的青砖,目及之处尽是他魏国疆土,旌旗蔽空书写着鲜红的“魏”字。

  一朝太子,皇后嫡出,他终于如愿以偿的穿上了这玄色的龙袍。姬宏戎不屑的扬起嘴角,八年的争夺,胜出的终究是他。面前是九级阶梯,通往高台的玉玺金册,象征的是他九五之尊的荣耀和权势。

  城门外,一声号角划破长空,仪官说着:“礼兴!”百官跪伏,姬宏戎手执玉圭放置胸前,抬脚迈出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直到高阶之前,整整九步。

  他得意于自己的谋算与眼光,预备着登上第一级台阶。

  那是个如花似玉的女子,那年桃花初绽,姬宏戎十四岁的少年,高坐马背。他随军作战,立下功劳,一路凯旋。疾驰数十里,他累了,马儿也累了。渐渐放慢了步子,摇摇晃晃地游历山间。

  先是一声古琴,后是一阵幽香,他忘了,那日寻琴语花香而去的,是他还是马。

  粉桃丛中,是两个豆蔻少女,一个抚琴,一个起舞。他和马只是远远的看,透过花枝的影影绰绰,他迷醉在那舞姿中,幻想着何日能抱美人归?沉浸于眼前的姬宏戎不知道,敌人悄然来到。那些敌军的余孽,尾随他至此。

  转眼是一场厮杀,消没了琴声,毁碎了舞姿。那一天,十四岁的少年身中数刀,砍杀敌军数十人。他救下了这两个女子,昏迷的最后一刻,他倒在了那个翩然舞起的女子怀中。

  他不知,一个是世家小姐,一个是卑微婢子,他不知婢子悉心照料朝夕相伴,他不知那夜迷离中,他拉住的是婢子的手,他问:“你是谁?”

  那叫梅疏的婢女刚要回答,却被刚刚进门的小姐抢先说:“我是虎贲将军吴氏的三女。”声音渺然,他却记住了那个吴氏三小姐。后来,他病情反复,却用了奇药,不久病愈。只可惜,梅疏为他试药,毁了一张姣好的面庞。

  皇上派人来接他回宫,临走他不曾再见到三小姐。哪怕她与辽王已有婚约,姬宏戎还是把她娶了过来。新婚之夜,红烛照亮了整个王府。新房之中,他满心期待的接下了王妃的面纱,他亲吻她,珍惜她,甚至为她种了满园的桃花。

  第二年,桃花绽开,他要为她抚琴,他要再看那日的舞。可无论她怎么变化姿态,都不是那日模样。

  “你不是她!”他愤然的推翻了古琴与香炉,挥袖离去。她挽留,乞求,解释。最后承认自己并非梅疏。

  姬宏戎只差没有掐死她,那种厌恶感,只对她有。

  “滚!本王与你此生不复相见。”可是,没过三个月,他就违背了这个誓言,他推开了她的房门,将那把刻了“辽”字的匕首放在圆桌上。

  三小姐轰然跪地,他这是要她的命吗?当然不是,他说:“今日家宴,本王带你一同去,不过......”他捏着她的下巴,一字一顿:“你要帮我做一件事。”

  也许是疼,也许是惧,轿中的高阳王妃颤抖不住,她答应了他,因为他说:“你帮我做完这件事,我们就还像从前一样。”然后,他笑了,那么暖,可以融化一切。席间,高阳王妃起身离开,片刻辽王跟着出去了。

  那是顿颇不平凡的家宴,辽王欲对高阳王妃行不轨之事不成,竟将匕首刺进了她的心脏。面对高阳王声泪俱下的哭诉,魏帝放逐了他的庶长子,厚葬了死于非命的烈女子。王妃的头七,多了一个守灵的女子,她头戴白纱,看不清面庞,她叫梅疏。

  想到此,姬宏戎登上了第一级台阶,他回头看,却不见头戴白纱的梅疏。是呀,他真傻,梅疏不愿做他的皇后,不愿当他的梅妃,三尺白绫梁上绕,陪着吴三小姐去了,就在他登基的前一天。

  不知当哭当笑,他决定登上第二级台阶,那个台阶上写着的应该是辽王姬宏临的名字吧。他苦笑,第一次他陷害并亲手杀了自己的兄弟。

  辽王放逐四个月后,率异族敌军来袭,何等气势,却被他姬宏戎止住。两军对垒,僵持月余不出兵。之后,他提着辽王母妃宣美人的头颅登上城墙,辽王果然沉不住气了,他冲杀出来,却中了埋伏,死在乱箭之中。

  这一对可怜的母子,注定不是他的对手。说起来,那个宣美人真是蠢到家了。替刘皇后奔走多年,最后却载在她手里。

  魏帝幽禁了宣美人,皇后身边的婢女偷偷给她开了门,说皇上赦免了她。她抑制不住的欢喜,出了冷宫门,疾步宫道。

  长长的巷道,刘皇后亲自射了一箭,亦如年轻时那样精准,箭如闪电,直穿宣美人的胸膛,可怜的女人临死面上还挂着笑。她要去给皇后谢恩,她要去等儿子回来,真是傻。母子黄泉永相见,也许是个不错的结果。

  第三级阶梯,让他想起了自己最大的敌人,惠夫人和广王姬宏骅。

  这个女人太狡猾,一味装贤惠温柔,实际上后宫中谁不是杀人的好手呢?为了增加胜算,她不惜怂恿景氏胡作非为,一再惹怒魏帝,最终被降为七子,连她的儿子也成了惠夫人的。

  只可惜,五年之后,魏帝重新启用景氏,晋其为慎美人,那个被剥夺了的儿子姬宏铎也回到了她身边。惠夫人终究什么也不剩下,除了那个跟她一样讨巧卖乖的儿子。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女人真的很聪明,一年前带着儿子广王去了封地,至今没有出现过。姬宏戎忍不住手握成拳,他始终认定广王和惠夫人是他的阻碍,只要活着就是威胁,所以他登基后的第一件事,便是绝了这个祸患。

  他向上迈了一步,左脚在前,右脚还在第三级台阶上,他想不起慎美人和夏王去了哪里?可是这又算什么大不了的呢,江山是他的,迟早把他们翻出来。

  一步步,都是一个曾经拜倒他脚下的敌人,一鼓作气,他登上了第七级台阶,第八、第九他觉得应该想想他的父皇和母后。

  母后刘氏,不是魏帝的发妻,不过他刘氏一族于社稷有功,便只能委屈了发妻景氏,转而册封刘氏女为皇后。

  他庆幸自己是刘氏的儿子,使得一切都这么顺其自然。但是,他讨厌魏帝。刘氏太强,连魏帝也惧怕他们,每日的朝堂上,魏帝就像一个木偶,被刘氏牵着线支配。

  受了外戚的气,魏帝只能拿皇后出气,他无缘无故的斥责皇后,罚跪禁足不过是家常便饭。一次家宴,魏帝居然发作起皇后,高阳王愤怒的起身,却被皇后按下去。

  事后,皇后跟他说:“母后不过是装给外公和舅舅他们看得罢了,皇上越是这样,我的父兄越是不会放过他。”他不明白,母后为何也如此针对魏帝,不是说夫妻同心吗?

  想到这里,他暗喜还好梅疏死了,还好他对自己现在的皇后、宫妃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感,不然被自己的妻子算计,将是怎样的痛楚。

  从一开始,他就断定刘皇后会杀了魏帝,却没有料到,自己也参与其中,最后一碗毒药居然是他喂下的。

  魏帝卧病,却一再重用夏王姬宏铎,这让刘皇后十分不安。于是,她让父兄送了一个太医入宫,在皇上的药中参入微量的毒药,一天天杀死了魏帝。

  那天下午,姬宏戎喂魏帝喝药,他却挣扎的厉害。似乎长期服药,让他逐渐察觉到药中的异物。但是,他始终是个病危的老人,姬宏戎身强体健,硬是把药灌了下去。

  然后,魏帝死死盯着姬宏戎,直到死也没有闭上眼睛。第一次,他感觉到害怕,毕竟是自己的父亲。畏惧的心理促使他猛然扔了碗想跑出去,离开这里,可是被刘皇后在门口截住。

  他们一起回来,刘皇后白皙的手放在魏帝眼前,向下一抹,他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姬宏戎看到刘皇后眼中的泪水一点点流了出来,刘皇后缓缓将魏帝抱在怀中:“你怪不得我,若不是你忌讳戎儿身上流了我刘氏的血,不肯把皇位给他,我也下不了这狠心,你安心去吧!”

  刘皇后回头看了一眼姬宏戎,他应声跪下,撕心裂肺的叫喊着:“皇上驾崩了!皇上,驾崩了!父皇......”连他自己今天也说不出,魏帝离世的那一刻,他心情是怎么的复杂。

  魏帝身边的太监满福宣读了遗诏,姬宏戎以太子之尊继承了皇位。当然,昨天晚上,刘皇后告诉他那个圣旨是她逼着皇上写的。

  姬宏戎停止了玄想,抬脚想往上走,却一脚踏空,从高台坠下。他看着自己掉下的缺口,原来根本没也第八、第九两级台阶,怎么会这样?猝然的坠落,令他心揪。他止不住的惊呼起来。

  突然觉得天旋地转,却没感到疼痛,他缓缓睁开眼睛,原来是贴身的太监在摇晃他:“恭贺新帝,今儿是您的登基大典,可不敢耽误了。”姬宏戎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原来一切都是梦。那梅疏呢?父皇母后呢?还有该死的惠夫人和慎美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