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9章一瓶药

作品:芜卦|作者:翻滚可乐气泡|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27 21:26:18|下载:芜卦TXT下载
  “不能吗?”

  弃如烟若无其事地扫了他一眼,低头咕囔了一句。

  空气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

  弃如烟甚至能想象到宁惊尘此刻将自己凌迟处死的画面。

  而画面的名字便叫——《弃如烟的一百种离奇泄愤死法》。

  沉默了良久,弃如烟才偷偷抬头,迅速地瞄了一眼宁惊尘低下头便是一阵窃喜。

  ——还好,他没拿刀,也没拿剑。

  正当她飞快地想着自救的方法之时,却听得宁惊尘低沉着声音,轻声说道:“不能。你担心他不能。你替他挡下禁术不能。包括你再次离开我离开这里,也不能。”

  “因为。我不想再失去你。那种感觉,一次就够了。”

  弃如烟猛然抬头,一眼便撞见了他眼中的波澜壮阔和惊涛骇浪!

  那种痛苦的感觉纠缠的情愫竟和她方才所见如出一辙!

  于那一刻,她心中一沉。

  ——原来,他将她当成了他心中的那个人。

  弃如烟的心从悸动到温暖再到渐渐凉却冷静下来,仅仅也只是经历了一朵昙花盛开的时间而已。

  短暂又极致炫丽的美丽。

  她低头,缓缓笑了笑,又渐渐抬头,眼中尽是平淡之意。

  如同一片被打乱的秋天的湖水,渐渐平息了波澜后仍是风平浪静的模样。

  她轻声微笑着说道:“宁阁主,你怕是弄错了。我叫弃如烟,不是白芜。纵使我有一些连我自己都不能理解的事情让你产生了错觉,但,我便是我,不是谁的替代品,也不是将来可以成为谁。”

  “你明白吗?”

  宁惊尘的眉间渐渐锁住,缓缓凝滞成了霜雪,眼中皆是复杂的情绪。

  月色迷蒙,将他的侧颜缓缓打薄成了雾,令弃如烟看不清他的表情。

  但,他身上的失落、失望、哀伤却是那么明白地交织在了他面前的一方之地上,纵使她不抬头不去看,竟也是能那般深切地感同身受。

  良久,宁惊尘才缓缓抬头。

  他微微一笑,将手中的药瓶递给了弃如烟,平淡如水一般说道:“这是叶凝霜亲制的药丸,是疗伤的圣药。你受了些内伤,再加上先前的箭伤,需要疗养些时日。”

  “哦?看来,这叶姑娘不仅仅身份尊贵,就连这医术也是一等一的好。”

  弃如烟接过了药瓶,仔细打量了一番,笑了笑说道。

  “她是开天界无忧观观主的掌上明珠,自幼跟随叶观主习得医术。你伤得太重,我只能请她来一看。”

  宁惊尘似乎并不愿意多提及叶凝霜,就连是介绍一下都觉得是费事的感觉,倒是末了似乎特地解释了一下她出现在此处的原因。

  “哦?敢情我这伤天底下竟只有她能治好?”

  弃如烟微微皱了皱眉头,有些不爽地反问道。

  至于哪里令她不爽快了,却是她自己也解释不清楚的。

  “目前而言,确实是她的把握大一些。你替冉冰琛挡下了一部分的禁术反噬,内外伤皆比较重。”

  宁惊尘轻轻望向她的眼眸之中是一抹她从未从他身上见到过的担忧。

  他欲言又止,弃如烟却已然听得明白。

  ——怕是她这次真的是犯了傻,伤得不轻。

  “好吧。这药呢,我收下了。你呢,也别杵在这儿了,以免影响我的休息。人家叶姑娘说不定还在外头等着你呢,替我好好谢谢人家。”

  弃如烟轻叹一声,朝着宁惊尘灿烂一笑,便像撵鸭子一样地催促着他赶紧离开。

  宁惊尘犹豫了片刻,似乎并不想往外走,但最后还是道了一句“好生歇息。”便只身走进了月色之中。

  他刚走没几步,弃如烟便看到早已等候他多时的叶凝霜便小步跑到了他的面前,似乎试图挽住他的臂弯撒娇地要靠在他的肩膀之上,却被他巧妙地给避开了。

  自讨了个无趣的叶凝霜落寞地站在了原地,望着宁惊尘越走越远的身影尽是伤心之意。

  正在弃如烟惋惜之间,却见叶凝霜缓缓转过了身,隔着数丈的距离盯着她深深看了一眼!

  那一眼之间,弃如烟顿觉一阵毛骨悚然后脊梁一阵发寒!

  虽然隔着距离她不太看得清叶凝霜的表情,但是她却从那一眼之中明显意识到了叶凝霜对她的深深怨念!

  那怨念甚至是积攒已久的,而不是初次见面产生的嫉妒之感。

  而这股深入骨髓的怨念令弃如烟那般敏感地觉得,她的出现是叶凝霜不可饶恕的出现。

  弃如烟下意识地将那瓶小药瓶紧紧的握住,快速地低下了头,似没有瞧见她的眼神一般。

  而与此同时,叶凝霜月下的身影亦很快地转过了身,似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便一路小跑着追着宁惊尘的脚步而去了。

  “宁哥哥,等等我~”

  她边跑还轻喘着,弱柳扶风的模样。

  待她走远了,弃如烟才缓缓将紧握的手松开。

  那瓶小药瓶之上,已是细细的汗珠。

  她紧绷的神经瞬间垮了下来,她将狐疑的目光落在了那瓶小药瓶之上,心中掠过了一丝疑惑。

  正当她打算打开药瓶的木质瓶塞之时,却有一道娇小的身影飞快地从她床榻之后的林木之中蹿了出来,迅速地一把夺过了她手中的药瓶,然后奋力一扬便将她手中的药瓶扔在了湖心中央!

  “当——”

  随着一声湖心被药瓶撞击而起的轻微声响,一圈一圈的涟漪轻轻荡漾而开,那瓶药很快地便沉了下去,没有了踪迹。

  “你这是做什么?”

  弃如烟这才看清了来人竟是洛依依。

  而她满脸皆是恐惧和害怕之色,就连额头之上也渗出了细微的冷汗!

  她颤抖着双手从怀里掏出一包泛黄的纸包的药丸,竭力地克制着自己内心的惊恐之意,强行拉过了弃如烟的手飞快地将纸包塞给了弃如烟,低声说道——

  “吃这个。”

  她说罢便打算抽身而走,却不料被弃如烟猛地拉住了手动弹不得!

  “你,你要做什么?”

  洛依依见她一脸凝重,即使受了重伤也不顾身体死命地拽住了她,心中又是一惊!

  “告诉我,为何要扔了那瓶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