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03章 帝京出事了

作品:重生女首富:娇养摄政王|作者:温流|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1-16 12:16:55|下载:重生女首富:娇养摄政王TXT下载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03章帝京出事了

  谢玹瞥了四公子一眼,朝众人道:“都起来吧。”

  而后让一众灾民该继续的排队的继续排队,喝粥的喝粥,众人谢了又谢,这才散开了。

  谢万金靠在草棚上,笑盈盈的朝谢玹行了一礼,“参见谢大人,谢大人这些时日在北州过得如何,可曾想家?这粥里都是沙,三哥怎么吃得下?”

  他说了一连串,只有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谢玹拂袖,甩了四公子一袖子风,面无表情的从丰衣手中接过那碗米粥,二话不说就喝了下去。

  谢万金看的目瞪口呆,半响说不出话来。

  他心道:三哥果然是个狠人!

  难怪这些灾民喝着掺了沙子粥,还能对谢大人这般感恩戴德。

  重灾之地,灾民们其实并不在意吃的是什么,有食果腹即可,若是赈灾的官员能像谢玹这般与民同苦,救民于水火,那么吃点沙子,多干点活,也毫无怨言。

  四公子心中渐渐明了,看着自家三哥,一时只觉得祖上冒了青烟,才能出好么一位冷面青天。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谢玹放下碗,问他,“这粥,你不愿喝?”

  谢万金没来由觉得背后一凉,连忙道:“喝喝喝,三哥平日都喝,我哪能不喝?”

  身旁的丰衣闻言立马要开口说话,四公子在他头上敲了一记,呵呵笑道:“这不是要排队吗?还没轮到我呢,丰衣也是,为了一碗粥,自家四公子都不认了,非要让我到后头去排队!”

  “四公子,您这……”

  莫名其妙就背了一口锅的丰衣被谢万金一个眼神给制住了,那一个叫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脸都愁的皱巴了。

  谢玹扫了两人一眼,当即明了,却什么都没说话,亲自走到草棚里,拿出碗来盛满了粥汤,递给谢万金,“喝吧。”

  “三哥,你这……”

  这回轮到谢万金哑口了。

  四公子长到这么大,一贯是锦衣玉食,仆人成群的,莫说这粥里掺了那么多沙子,即便是佳肴珍味,他也不见得会多吃一口。

  偏生这碗粥,是三哥盛给他的。

  即便是馊的,他也得给面子喝一喝。

  谢万金刚要伸手去接,忽见谢玹双手捧碗,朝他行了一礼,“多谢。”

  北风瑟瑟吹得少年紫袍飘然,墨发微乱,风姿卓卓。

  谢昔日陌路手足,今朝舍一身富贵,风雨穿行万里奔波。

  谢千担米粮如同及时雨落北州。

  谢君风尘仆仆不曾耽搁一瞬。

  “三哥!三哥……你别这样,你这样我害怕!我喝还不行吗?”

  谢万金被他这一礼吓了一跳,连声伸手那碗粥夺了过来,一口气喝完了,只觉得满嘴都是沙子,什么味都尝不出来。

  谢玹看着他,从袖中取出一方洗得发白的锦帕来,递给四公子。

  谢万金随手接过来擦了擦嘴角,问道:“我看着这边比想象中好多了,三哥什么时候能回帝京?”

  谢玹道:“快则三月,迟则一年。”

  两人从前没怎么单独相处过,碰面的时候,大多都是谢珩在,话都是长兄说的,四公子会接几句。

  眼下碰上了三公子这样寡言的,谢万金也有些头疼。

  他把那方锦帕拢在掌心,慢慢揉着,惆怅道:“眼下我们几个都不在帝京,也不知道阿酒她们怎么样了。”

  谢玹道:“没有坏消息,就算好事。”

  “这倒也是。”谢万金摸了摸冻红的耳朵,招呼着谢玹往城墙上走,说着眺望远方,遥寄思念之类的话。

  有信使驾快马而来,在城门止步,仰头高声道:“帝京八百里加急,速报谢大人!”

  谢万金负手,转头同谢玹道:“刚刚还说帝京那边没消息就是好事,刚说完就来……”

  他刚说到一半,就被三哥凉凉的瞥了一眼,立马闭了嘴。

  这朝廷啊,再无用不过的朝廷。

  先前要人要粮的时候,谢玹上了几十封折子都如同石沉大海一半没有回音。

  这沿着情势大好,粮食也好了,这帝京却来了八百里加急。

  还不晓得是什么破事。

  谢玹迎风而立,嗓音清冷道:“带他上来。”

  城门守卫应声而去,不多时,便将信使带了上来,呈上御旨。

  谢玹接过来拆开看了,原本就没有什么表情的一张俊脸,越发面无表情。

  他僵立了片刻,而后,冷冷的将御旨合上。

  从头到尾,不发一言。

  那信使却被他吓得浑身哆嗦,匆忙跪下,“谢大人!小的只是个送信的,这里头写了什么,小的都不知情……”

  “行了行了。”谢万金实在看不下去,挥挥手让信使退下,开口问谢玹,“这上头写了什么,你这样不高兴?”

  谢玹面无表情道:“我没有不高兴。”

  四公子闻言,愣了一下,将谢玹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圈,忍不住道:“那你这张冷脸怎么也不想是遇到了什么高兴事的样子,莫不是朝中密事,你不便同我说?若是这样,那我就不问了,你且自个儿斟酌斟酌。”

  他说着,转身就走,打算让三哥一个人静静。

  谢玹忽然开了口,“皇上下旨,召我速回帝京,来接替北州之事的官员已经在路上,不日便到北州。”

  谢万金想了想,“老皇帝莫不是脑子进水了?北州这烂摊子,当初没人敢接的时候,他扔给你,现在眼看着情势变好,不管谁来善后都是大功一件,他让你回去,派了别人来?”

  谢玹道:“此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谢万金道:“那三哥以为如何?”

  谢玹脸色越发的沉了,“怕是帝京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