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00章 篡位

作品:重生女首富:娇养摄政王|作者:温流|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1-13 09:37:30|下载:重生女首富:娇养摄政王TXT下载
  第500章 篡位

  龙吟殿。

  吏部尚书李江华带着一众老臣子冒雨进宫,在门前跪了大半个时辰,声声哀求,句句江山社稷,老皇帝不甚其扰,连睡都睡不得,无奈之下让王良宣众人进殿。

  都是年过半百的老臣子,一进门就又跪下了。

  “太子失踪之事,和四皇子有莫大的关联,请皇上下令严查啊!”

  “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太子刚刚遇刺,四皇子就从七绝塔跑出来,还救了皇上!”

  “那七绝塔是什么地方?岂是寻常人随随便便就能闯出来的!”

  “自从四皇子回来之后,就和张岳泽来往甚密,这姓张的之前分明就是假意投诚!”

  大冷天的,一个个穿着朝服淋得跟群落汤鸡似得,带着满身的寒风入内,瞬间就冲淡了殿中的暖意。

  偏生这些个热呢一开口,嗓门却一个比一个更响亮。

  赵毅气的差点呕出血来,只得撑着床沿披了件龙袍起身坐到御案前听这些个人进言。

  李江华道:“皇上,这四皇子……”

  他刚一开口,就被赵毅打断了,“你打的什么主意,朕清楚的很,都不必多言了,回吧。”

  “皇上!”

  十几个老臣跪在地上,纷纷大呼。

  老皇帝头疼的扶额,怒声道:“你们口口声声都在说太子,太子人呢?你们与其在这同朕说那么多,怎么不去把人找回来?”

  赵帆出现的时机太巧,赵毅自然知道这里头用了些心思。

  可眼下大晏这么乱,谢珩极有可能是那个人的儿子,他一想到这个,就觉得如芒在背寝食难安。

  偏生这些个人庸碌无用,还不肯消停。

  赵毅越想越是满腹怒气,沉声道:“此时暂且不提,先把太子找到再说。”

  李江华和一众老大臣对视一眼,点头称是。

  而后,整个寝殿变得静谧无声,唯有殿外风雨飘摇。

  过了好一会儿。

  李江华才试探着开口道:“定北王谢珩在边关同北漠苦战多时,眼下刚占了上风,正是我大晏重振国威的时候,皇上……您看,是不是过些时候再把谢珩召回帝京,眼下让他回来,唯恐边关战事再生事端……”

  赵毅沉声打断他,“李尚书是觉得朕的旨意是可以朝令夕改的吗?”

  “老臣不敢!”

  李江华吓得当即伏地,不敢再出声。

  老皇帝在召谢珩回京这事上,做的十分令人费解,十道金令发出去,根本不曾支会过地下的臣子,而且疑心越发的重,半点没有回心转意的意思。

  不知道的,还以为谢珩已经举兵造反了。

  可那少年将军一心扑在战场上,为了保家卫国舍生忘死,毫无异心,也不知道这老皇帝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

  一众老臣子们心中这样想着,可一个字也不敢多言。

  偏生有个二十多岁的秦墨混在里头,众人皆俯首不敢触怒龙颜,唯有他抬头,问老皇帝,“臣愚钝,想问一问皇上,连发十道金令召谢珩回帝京,所谓何事?”

  “秦墨!住口!”李江华低声呵斥他。

  秦墨却跪的端端正正,昂首看向老皇帝,“皇上贵为君王,所行之事铭记青史,一言一行当为万民之表率,百官之楷模,微臣想知道正值家国将倾之际,皇上要把谢珩召回来,意欲何为?”

  赵毅冷笑,“军中有人密报,谢珩意图谋反!”

  众人闻言,皆是面色骇然。

  大晏的兵权大半都在谢珩手中,若是他要谋反,那就真的离改朝换代不远了。

  唯有秦墨面不改色,“敢问皇上密报何在?可有罪证?”

  赵毅怒而拍案,“秦墨!”

  后面的话还未出口,秦墨低头道:“微臣无知,竟从未听闻,一封密报就能把统军之将从前线拉下来,让万民陷于水深火热之中。那诸位大人参四皇子之事,为何就要暂且不提?”

  “秦墨!”李江华拉住这人,恨不得当场将他捂死。

  可赵毅已经听见了这话,脸色黑了大半,怒声道:“大胆秦墨!”

  他只骂了一句,便开始剧烈的咳嗽,王良在边上帮他拍了半天的背,才勉强顺过气来。

  赵帆的心思再多,那也是他的儿子,大晏的皇子。

  可谢珩,却极有可能是危及他帝位之人。

  将兵权交到谢珩手上,赵毅直觉得把刀架在了自己脖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落下来,要了他的性命,夺了他的一切。

  可这话万万不能放到明面上说。

  一众老臣们知道赵毅这个人心思重,秦墨却毫不顾忌,继续道:“皇上因一人之言,就断定谢珩心有异心,微臣不服!”

  “来人!”老皇帝一边剧烈的咳嗽,一边断断续续的吩咐道:“把秦墨……把他……给朕打入天牢!”

  李江华和一众大臣连忙跟着求情。

  赵毅道:“谁敢求情!和他一起去天牢待着!”

  众人瞬间止声。

  皇羽卫进殿来将秦墨拖了出去,他被拖行在大雨之中,仍旧字字铿锵,“皇上冤枉有功之臣,秦墨不服!”

  赵毅喉头猛地漫上一口腥甜,咳嗽也咳不动了。

  一众老臣们连忙劝:“皇上保重龙体啊!”

  正在这时,一个小内侍连滚带爬的跑到殿门前,高声喊道:“不好了!吴昭仪爬到屋檐上摔没了,四皇子强闯冷宫,把人带走了!”

  赵毅面色微僵。

  李江华眸色一动,连忙道:“四皇子这人早就是阳奉阴违,吴昭仪是皇上亲自下令打入冷宫的,即便是去了,也该来禀皇上,四皇子却……”

  老皇帝抬手,示意他不必动手,而后开口吩咐身侧的王良,“去,把四皇子叫过来。”

  王良低头应是,连忙去了。

  他刚走到门口,就看见张岳泽带着一大批张家军过来,二话不说就拔刀砍了守在殿外的皇羽卫。

  大雨如倾,鲜红的血泼洒在殿门之上。

  眨眼间,来人便将整个寝殿团团围住,赵帆冒雨而来,一把将温酒推到檐下,自己带着张岳泽和一众侍卫迈步入内,“久等了,父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