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495章 盼东风

作品:重生女首富:娇养摄政王|作者:温流|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1-08 15:45:39|下载:重生女首富:娇养摄政王TXT下载
  第495章 盼东风

  温酒起身,郑重其事的朝李映月行了一礼,“娘娘赎罪,并非是温某有意隐瞒,而是事关重大,温某不敢轻易相告旁人,难免要试探娘娘几句。”

  李映月见此,不由得开口道:“你究竟隐瞒了什么?”

  温酒从袖中取出一块明黄的布帛,神色凝重的递给李映月。

  后者打开一看,只见明黄之上两个血迹写成的字……赵丰。

  李映月猛地收拢,脸色微变,“这、这是?”

  “这是几日前,皇上在万华寺遇刺之后,秘密召见于我,趁四皇子等人不在,私下交付于我,让我转交给王首辅的。可王首辅……”温酒神色为难道:“我还不曾得见,谢家就被团团围住,这事也就耽搁了。”

  李映月听完,反倒有些庆幸道:“如此看来,这事反倒是因祸得福了。”

  王首辅那人在朝堂上合了好些年的稀泥,朝中大事只看老皇帝眼色行事,从前皇子们拉拢他,他也不回应。

  说好听了说,王首辅公正无私,实际上就是明哲保身,生怕一个站错了权势不保,平日里赏花弄月文采不错,真到了临危之际,断然是哪边稳妥站哪边。

  太子不在,姓王的,定然不会相帮。

  温酒心道,还好这用血写的字看不出字迹,只需明黄布帛一块,写谁的名字都行。

  过了片刻。

  李映月收好布帛放入袖中,同温酒道:“难为温掌柜临危不惧,还有这般忠心,等到殿下回来……”她忽然顿了一下,继而满目哀伤道:“现如今,也不知道殿下身在何处,可安否?也怪我,这么多年,都不曾给殿下添个一儿半女,不然这般紧要时候,也能派上些用场。”

  温酒心道,这事还是得怪你自己。

  太子妃在外头看着十分贤良淑德,在应对太子府的姬妾美人的事情上,却着实不太大度。

  太子至今没有儿子,还是李映月自己犯下的过错。

  这话,温酒自然不能当着李映月的面说,只得温声安抚了两句,有意无意的透露,太子失踪时候,随行身侧的陈远宁曾被张家军追捕,逃到了谢家求助。

  还稍稍的提了一句,“太子爷现下应当无事,只是在外避难。”

  “此话当真?”李映月猛地起身,一把抓住了温酒的手,急声问道:“陈远宁当日为何要到谢家来求助?你说殿下在外避难,可有凭据?”

  若说李映月方才还有几分太子妃的稳重端庄,此刻听得温酒说赵丰还活着,握着温酒手的力道都失了控。

  “娘娘……”温酒强忍着,没有把手抽回来,只道:“当时陈大人穿着一身蓝色云纹长衫,满身是血的摸到我谢府后门,让我派人救太子,追兵紧随而至,我便派家仆速速送他出去,一道去救太子,至于他为何要来谢府,我就不知了。”

  她说的简单又恳切。

  李映月回想了一下,陈远宁那天的确穿的是蓝色云纹长衫,那是府中绣娘刚做的衣裳,他第一次穿,若是温酒那边没见过他,断然胡诌不出来。

  她嗓音有些颤,“这样说……殿下果真无事?”

  “太子殿下乃真龙之命,定然不会有事。”温酒睁眼说瞎话,脸色半点微变。

  “温掌柜,果真大义!”李映月放开她,叠手拜了一拜,“只要殿下平安无事归来,来日本宫必当报答温掌柜。”

  温酒连忙扶住她,“娘娘客气了,眼下正是多事之际,只温某能为娘娘和殿下尽微薄之力,乃是三生有幸。只盼来日,娘娘和殿下共临天下之时,能放谢珩和谢家一马!”

  李映月眼中水光盈盈,“此事,温掌柜只管放心!有本宫在,定然不会亏待你们!”

  “谢娘娘!”

  温酒作势便要行礼,被李映月一把拉住。

  后者道:“温掌柜不必如此,免了吧。”

  温酒又谢。

  李映月道:“本宫不便在这偏殿久留,这便出宫去了,这血书本宫会交于父亲,接下来的事,温掌柜就不必忧心了。”

  温酒低声应是,将人送了出去。

  李映月带着侍女翩然而去。

  在暗处守着的内侍立刻去回禀了四皇子,“太子妃在偏殿同温掌柜说了许久的话,也不知究竟在说什么,想来,肯定是有所图谋。要不要奴才……”

  赵帆抬了抬手,“派人去跟着李映月,看看她出宫之后去什么地方。”

  内侍连忙应:“是,还是殿下想的周全。”

  赵帆一笑置之,绕过长廊,同匆匆出宫的李映月打了个照面,愣是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一般,道了声“皇嫂慢走。”

  李映月面上也算端的住,柔声道:“这段时日辛苦四皇弟了。”

  两人你来我往的寒暄的两句,才散了。

  李映月一转头就快步出宫而去。

  身侧的侍女担忧道:“四皇子怎么来的这样巧?会不会是他发现了什么?”

  “住口。”李映月面色如常,嗓音却比平日要凌厉许多,“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他有什么可怀疑的?”

  侍女立即止声,不敢再言。

  李映月脚下如飞,只想着快去找做尚书的父亲大人,商量大事。

  而偏殿。

  温酒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一步也不曾迈步,只抬头望了望乌云密布的天空。

  也不知道三哥怎么样了。

  若是他在,定然不会因为说两句假话诓人,把布帛上的名字换一个,就背后冒冷汗。

  借力打力这样的事,果然不好做。

  她闭了闭眼,只想着,这一番折腾能有些用。

  让赵帆和李映月先斗一斗,拖些时日也好,赵曦那小子实在太小,放到这两方势力中间,只怕没几天就连骨头渣都不剩了。

  不曾想,有朝一日。

  她这个做生意的,也要在这皇族浑水里滚一滚。

  当真是要命啊!

  一直跪守在门口的两个宫人偷偷敲了温酒一眼,又立刻低下头去。

  在这宫里头,神和鬼,比人多。

  温酒复又回到偏殿里,抱着琵琶坐下。

  拨弦起,散入风雨中。

  这次弹的是《望江安》。

  望江安,盼东风。

  年年繁花织锦梦,岁岁笙歌乱情衷。

  少年不知人易老,白头总叹,太匆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