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七十八章 佛海彼岸莫敢笑

作品:一世剑仙|作者:棠鸿羽|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11-22 07:41:56|下载:一世剑仙TXT下载
  对于药皇龙渊而言,李梦舟当然是很特殊的存在,虽然林敢笑不能真正理解,毕竟他对那些事情是一无所知的,但既然药皇龙渊在李梦舟的气海里留下一道气息,肯定有着某种更深刻的原因,绝不仅仅只是为了杀他。

  因为就算成为一个废人的药皇,抵不过世俗江湖里的武道宗师,但他还是一名药师,他有的是手段来杀人。

  只能说明一开始药皇龙渊并没有想着直接杀死李梦舟,但过程里出现了一些意外。

  林敢笑想明白的不是药皇龙渊的事情,而是李梦舟确实有着不寻常之处。

  面对那自穹顶坠落的一剑,林敢笑很平静的竖起两根手指,稳稳地夹住了那道剑芒。

  那一道剑芒好似横穿了整个天地,却被林敢笑轻易用两根手指禁锢住,他的脸上有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说道:“作为一只很努力的蚂蚁,我必须要赞赏你一句,然而蜉蝣撼树,螳臂当车的行为,未免太过不自量力,若我没能重归五境之上,你这超乎寻常的一剑,确可能让我流血,但遗憾的是,那只是如果而已,是注定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李梦舟自是没有精力去回话。

  他原本也不是抱着要把林敢笑怎么样的目的,毕竟他真的还有自知之明,若是能够杀死五境之上的大修行者,那才是最狗血的,他要有那本事,早就把仇家杀干净了。

  现在他渐渐也有些力竭,握剑的手已经变得很麻木,浑身剧痛,鲜血流淌出来的速度都放缓了很多,他冲着林敢笑咧咧嘴,便直接仰身向后倒去。

  重重的砸在雪地里,冰凉的寒意反而让他舒服了一些。

  他微微闭起眼睛,接下来的事情便与他无关了,现在真的很累,他当然是不想死的,唯一能做的便是好好躺着休息。

  林敢笑皱着眉头,眼睁睁看着两指间那道剑芒消散,忽有警觉,但在他做出反应之前,眼前的画面突然有了变化。

  有一道刺眼的白光闪现,让得林敢笑痛呼一声,下意识捂住了眼睛,紧跟着他便察觉到,有一股撕裂般的感觉,正在自身上传递到脑海里。

  有黑气从他身上渗透出来,慢慢淡化,飘向夜空。

  他双膝猛地跪下,抱头惨呼。

  木皆然两只手的掌心都在对准着林敢笑,有着氤氲的灵气萦绕着,她的脸色很苍白,但眸子却很坚定。

  她不知道自己能够坚持多久,《佛海无边》又是否对已经打破五境壁垒的林敢笑有作用,但这也是她唯一能做的。

  有淡淡金光包裹着林敢笑,被抽离出来的黑气越多,林敢笑身上的气息便也越弱,可始终都在五境之上,丝毫没有往下跌落的迹象。

  林敢笑的双臂耷拉下来,他低垂着脑袋,视线里是一片血红色。

  原本有着厚厚积雪的地面,滚动着红色岩浆,地面裂开,除去林敢笑所在的位置,周围都被岩浆海淹没,他很清楚,这并不是真实的,不过是虚假的传递到意识里呈现出来的画面。

  他抬起脑袋,天空上是雷电纵横交错,飘荡着黑色灰尘的东西,很大一片的黑色灰尘落在他摊开的掌心里,没有半点感觉,但掌心却开始腐烂。

  林敢笑就只是那么看着,他微微喘着气,开口说道:“小皆然啊小皆然,你倒是有着不少手段,但就连莲花化劫之法都不能杀死我,你搞这种把戏又能奈我何呢。”

  他的气息确实在减弱,而且是持续不断的,但却并没有影响到他的修为境界,只是稍微感到有些疲惫。

  红色岩浆溢了出来,很快便将得林敢笑脚下唯一的地面给吞噬,滚烫的岩浆,覆盖了林敢笑的双腿,他的身上燃起了烈焰,可就算如此,林敢笑的脸上依旧没有半点惊慌的神色,他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岩浆吞没,森森白骨显露出来。

  “我是山外帝君!”

  “我已重归五境之上!”

  “我于世间无敌!”

  ......

  卓丙春在天弃荒原外行走,他注视着木皆然那摇摇欲坠的身影,轻声说道:“皆然大师,想必无念大师对你很有信心,在他的计算下,你不会死,梨花书院的归海断空就在这里,他站在五境之上,若有他助你,你的佛海势必能够彻底吞噬林敢笑。”

  木皆然的信心并没有那么足,但她也大概清楚师兄的想法,因为师兄是最了解她的,既然林敢笑出现在了天弃荒原,那么木皆然就能打破曾经心里落下的阴影,也必须要打破,否则她便注定不可能超脱五境。

  这是木皆然必须要解决的事情,但她以为林敢笑要么死了,要么也是被镇压在天弃荒原,正因如此,她才来做天弃荒原的镇守者,否则,堂堂南禹大德,无念大师唯一的师妹,根本没必要待在这种荒弃之地,南禹山海清幽又不止她一个知神境大修士。

  林敢笑是留在她心里的魔障,必须清除。

  过程并不重要。

  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她只需要能够心安理得。

  便可越过五境那道壁垒,直入玄命境界。

  如果无念大师出现在这里,那么木皆然的潜意识就会发生变化,就不能再鼓起足够的勇气,毕竟有师兄在,她只需要乖乖站在那里就好,根本不用担心任何事情。

  木皆然在很小的时候便跟着无念大师,很多事情都会有无念大师帮着她,在木皆然的心里,师兄便是最强,也是最好的。

  她会存在依赖性是很正常的事情,不关乎她现在的年龄,因为那是从小到大的一种习惯。

  只有把她扔在绝境之地,她才能够勘破境界。

  卓丙春把沈秋白他们全都带离了此地。

  最后才来到李梦舟的面前。

  他低头看着躺在雪地里呵呵傻笑的李梦舟,面色平静地说道:“你做得很好,这才是离宫剑院七先生的风采,没有辱没你老师的名声。”

  李梦舟很虚弱的说道:“多谢师伯夸奖,但我现在浑身真的很疼,我想好好睡一觉......”

  卓丙春说道:“那便睡吧,我会护着你,不会有事的,现在,我们需要离开这里。”

  李梦舟闭上了眼睛。

  卓丙春带着他离开。

  而归海断空也出现在木皆然的身边。

  “佛海无边也是南禹枯禅很高深的术法,但皆然大师的念力有些不足,我便来助你一臂之力。”

  林敢笑在岩浆里爬动着,他的模样相当恐怖,就像从深渊里爬出来的骷髅,他张嘴嘶吼着,属于玄命境界的强大气息在冲击着佛海的禁制,他只需抵达彼岸,便可脱离佛海。

  滚烫的岩浆仍在蔓延,试图阻拦林敢笑的前进,但于事无补,他速度很快的,仿若游鱼入海,朝着彼岸迅速靠近。

  有归海断空协助木皆然,也让她轻松了少许,由此,佛海世界便生出了新的变化。

  有一股岩浆喷涌而出,化作一柄巨斧,重然砍击在林敢笑的身上,直接将他砸进岩浆里。

  涌动着岩浆挤压着林敢笑的身躯,把他紧紧束缚住,他仰天嘶吼着,猛地挣脱开来,岩浆四溅,又化作一柄柄利剑,切割着林敢笑的身躯。

  更多的岩浆漂浮起来,一支支箭缓缓成型,从四面八方至,密密麻麻向着林敢笑疾掠而出,万箭穿心!

  但在此过程里,林敢笑仍在前进。

  他距离彼岸越来越近。

  几乎触手可及。

  他猖狂地笑着,“世间没有人能够杀死我!我乃山外帝君!区区佛海,何以困我?!”

  他貌似已经看到了木皆然苍白的脸,那阴森可怖的笑声不断传出来,“你就该好好的躲在无念大师的背后,没有他护着你,你就只是一个小姑娘罢了,就算你们杀死了落青冥,但只要我还活着,我就能够有机会再次让得落青冥降临,可我已经不打算让你看到那一幕!”

  “我们之间的缘分在很早之前便已经注定了,注定你必须得死在我的手里,你师兄没能杀死我,凭你也不可能杀死我,何必抱有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我已到达彼岸,你准备好去死了么?”

  木皆然的脸色虽然很苍白,但她的神情却出奇的平静,她注视着林敢笑那张已经不能称之为脸的面孔,说道:“山外世界或许真的很奇妙,但那并非修行者真正追寻的东西,自你踏入山外的那一刻,便已经是一个怪物,就算你获得了很强大的力量,可你依旧会死,而且会死得很难看。”

  林敢笑那黑洞般的瞳孔里流淌着红色的岩浆,已经开始在消融的纤细白骨的手指缓缓在佛海彼岸探出,“山外才是永生的世界,那是你们这些废柴所不能理解的,我永远不会死!”

  “我是山外帝君!”

  “我已重归五境之上!”

  “我于世间无敌!”

  那白骨手指透出佛海,出现在木皆然的面前,只要前进数寸,便可触及,但有岩浆滴淌着,指尖被融化,在他触碰到木皆然的瞬间,便被岩浆彻底吞噬,佛海崩塌,天地归于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