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千二百一十七章 决定

作品: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作者:瓦猫|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1-09 02:27:18|下载: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TXT下载
  宫懿道:“是不知轻重了些。”

  “宫懿!”宫馨直呼名字。

  宫懿道:“但基本很乖。”

  宫馨这才摇了摇尾巴,哼了一声。

  夏沐与天泽走了过来,“再有小半刻钟,蛮荒空间便正式开启了,各结界的长老也都已经到位,我们留一人在这里坐镇便可以了。”

  天泽道:“我来吧。”

  夏沐点头,“我监控星象。”

  宫离澈道:“那我陪夫人吧。”

  众人:“……”

  宫离澈道:“不要羡慕。”

  众人:“……”谁羡慕了!

  众人受不了的各归其位,宫馨也摩拳擦掌的要往海选之地跑。

  宫懿将她拉住,“馨儿,你跟我一起去,别一人横冲直撞。”

  虽然这结界他们都熟悉过的,可还是有许多危险的,毕竟是考核地。

  宫馨道:“我叫了晴儿妹妹一起,哥哥跟着干什么?”

  宫懿微皱眉,“她的实力来这里还是很危险的。”

  宫馨道:“我保护她啊!”

  宫懿道:“还是算了。”

  宫馨鼓着小脸,“人都来了,你却说算了。”

  宫懿一顿,果然见慕容晴儿神色尴尬的跑了过来,也刚好听到他们的对话。

  宫懿:“……”好吧。

  来都来了,他还能说什么?

  宫离澈则完全没事一般,一闪身就出了蛮荒空间,出现在云锦绣身侧。

  见她出来,云锦绣道:“你怎么也出来了?”

  宫离澈道:“他们一直要求我出来陪夫人。”

  云锦绣半信半疑,“……他们有这么无聊?”

  宫离澈道:“是啊,我也觉得很无聊,真是拿他们没办法啊。”

  云锦绣:“……”

  不过,蛮荒空间有大哥和夏沐盯着,她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会长,时辰快到了。”小施的声音传来。

  云锦绣这才微一点头,缓声道:“让副会长准备一下吧。”

  她现在这实力,想要让声音让每个人都听清楚,是不可能的,这也是建立在强悍的实力基础上,也只有白瑜来说合适了。

  云锦绣刚想找个椅子坐下来,接着一把椅子就直接递到她身后。

  她微一愣,抬头,“连墨?”

  连墨看了眼周围,开口道:“我听说,曾姑母回来了?”

  他神色并不太好看,甚至有些沉郁。

  一旁的大狐狸直接将他的椅子给接了过来,自己坐了,随手给云锦绣扯了另一把椅子,他也没怎么计较,只是神色严肃的开口。

  云锦绣微一顿,点了点头。

  “她在哪?”连墨目光微变。

  云锦绣道:“在偏殿。”

  连墨转身便向那掠去。

  云锦绣将他叫住,“那个人也在。”

  连墨微一偏首,视线看向她,“展言?”

  云锦绣道:“不要冲动,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

  连柔失踪,本来就让连家众人愤怒到了极点,眼下展言出现,他们自然不可能平静。

  连墨道:“知道。”

  他没有以往的那般闲情逸致,直接抬步就离开了。

  那厢,白瑜苍老又威严的声音滚雷一般的向四面八方传去,云锦绣却没了听的心情。

  她有些不放心展言和连墨这两人,万一打起来,怕是横生枝节。

  云锦绣这般想着,碰了下宫离澈道:“你去看一看。”

  宫离澈道:“看他做什么?”

  云锦绣道:“若他们打起来,少不得影响仙武大赛,万一被婴灵趁机落井下石,便麻烦了。”

  宫离澈:“……我想跟夫人一起。”

  云锦绣道:“不在这一会儿,快去。”

  大狐狸道:“那夫人亲我一下。”

  云锦绣:“……”大庭广众之下!

  大狐狸果然幼稚起来,六亲不认!

  “夫人不亲我,我只好亲你了。”宫离澈作势。

  云锦绣连忙抱住他的脸,照着脑门亲了一口,“快滚!”

  周围注意这里的人:“……”

  他们刚才看到了什么!

  他们居然看到会长啃了妖狐的脑袋!

  太可怕了!

  大狐狸得了便宜,这才慢悠悠的走了,丝毫不在意周围投过来的视线。

  *

  偏殿。

  连墨“砰”的一声,踢开了房门。

  连柔正在喂孩子,听到动静,蓦地将孩子抱紧了,微一偏头,就见连墨黑沉着脸大步走了来。

  连柔身子一定,“墨儿?”

  她连忙整理了下衣裳,孩子没吃饱,顿时“哇哇”大哭起来。

  连柔连忙温柔的哄了起来。

  连墨直接走到那孩子面前,脸色不快,“谁的孩子!”

  连柔道:“我的。”

  连墨道:“跟展言的?”

  连柔嗯了一声。

  连墨道:“你不是跟木归一起了吗?”

  连柔抬起目光看他,“你想说什么?”

  连墨道:“曾姑母失踪了这么久,就是跟展言去生孩子了?”

  这句话多少伤到了连柔。

  她脾气上来,开口道:“还不是因你弄出了婴灵?”

  连墨身形一滞,许久道:“对不起。”

  连柔一下也说不出话来。

  她原本也不想因这件事责怪连墨什么,毕竟所有的事都事出有因,可她也不允许自己糟了这么多罪,让他一个小辈来教训。

  连柔道:“你出去吧。”

  “展言呢?”连墨看着她,开口。

  连柔道:“你找他做什么?”

  连墨道:“我要跟他谈一谈。”

  连柔蓦地冷笑了一声,“你跟他谈什么?辩解一下,到底是谁的错吗?”

  连墨不说话。

  连柔道:“现在去追究谁对谁错,还有意义吗?婴灵已经出现了,你们这些男人该想的难道不是怎么对付婴灵吗?”

  她真的心力交瘁了。

  怎么到了关键时刻,这些男人一个比一个令人失望!

  连墨微偏开目光,良久道:“我不是为了辩解谁的对错,我只是想让他对你好一些。”

  连柔身形一滞,接着眼眶就微微的红了。

  她微微咬了咬牙道:“你说?你是拿什么身份去说的?你说的,别人就肯听吗?与其见面吵架发火,不如干脆不见。”

  连墨说不出话了。

  许久,他低声道:“我不会让婴灵得逞,我弄出来的东西,我会解决。”

  他说完,转身便走,连柔连忙道:“你站住!”让他自己去解决,能解决才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