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426章 叶南弦一直是个狠人

  叶南弦能不能理解,苏南就不管了,反正他已经暗示过了,以他对叶南弦的智商了解程度,大概,也许,应该,可能他会懂吧。

  苏南如此想着,直接跑出去开了车就走。

  汽车的引擎声让叶南弦微微皱眉。

  这家伙被狗咬了?

  跑的这么快。

  不对、! 他到底来干嘛的?

  就为了给他讲个故事,削个苹果?

  叶南弦的眉头微皱了一下,咬了一口苹果,觉得还挺甜的,然后继续拿起一旁放下的军事报纸看了起来。

  只是看了两眼之后,他突然想起了什么。

  苏南应该没有那么闲,专门跑过来和他讲故事。

  而且那故事内容是什么?

  叶南弦想了想,脸色顿时变了。

  应该,可能,大约不是他想的那个样子吧?

  叶南弦的心咯噔了一下,随即想起沈蔓歌今天的反常,又想到苏南的故事,他不由得给苏南打了电话。

  看到是叶南弦的来电,苏南是一百个不想接啊。

  他在开车! 恩,可以不接电话! 苏南如此安慰着自己。

  果然叶南弦的电话响了没几声就挂断了,苏南刚松了一口气,微信就盯的一声进来了消息。

  苏南随眼看了一眼。

  叶南弦说:“你丫的要是不接电话,我直接去你家等你。

  真以为跑得了和尚能跑得了庙?”

  苏南的嘴角顿时抽了。

  狠! 叶南弦一直是个狠人! 他心不甘情不愿的将车子停在路边,主动给叶南弦回拨了回去。

  “说,怎么回事儿?”

  叶南弦的声音冷冷的。

  苏南觉得自己就好像被这两口子架在炉子上烤似的,里外不是人,特别煎熬。

  “二哥,那个真不是我的错。”

  “说重点。”

  叶南弦没那么多的耐心,声音愈发的冷了。

  苏南连忙说:“我给你做的手术有点问题。

  先声明啊,我手术没问题,是你自己输精管有两个,这是个个例,我当时也没想到你会这样,所以……” 后面的话苏南不说叶南弦也听明白了。

  “蔓歌怀孕了?”

  这话说出来的时候,叶南弦的心紧紧地揪在一起。

  苏南叹息了一声说:“恩。

  她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怕你不让她要这个孩子,让我们家梓潼威胁我来和你说这事儿。

  二哥,你们两口子能别折腾我了吗?

  我真不是故意的。”

  “我老婆没事儿还行,我老婆要是有事儿,苏南,你死定了。”

  叶南弦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传来的忙音,苏南简直要郁闷死了。

  这都什么事儿啊?

  叶南弦挂断电话之后完全乱了。

  蔓歌怀孕了?

  想到沈蔓歌在F国如此紧张的和他共进退,想到最后沈蔓歌带着暗夜的人把自己救出来,想到沈蔓歌受伤,这一系列的事情当中,她居然怀孕了! 所以今天沈蔓歌是去医院了?

  所以她是故意甩开保镖,一个人去的是吗?

  怎么就突然想起怀孕的事儿了呢?

  叶南弦将所有事情捋了一遍,最后发现很有可能是因为叶梓安一句无心的话让沈蔓歌听了去,却没想到居然一语成箴。

  兴奋吗?

  高兴吗?

  叶南弦自然是高兴地。

  可是想到沈蔓歌的身体状况,他又有些纠结和担心了。

  叶南弦再也躺不住了,打电话把张音叫来,让她把自己搬到了轮椅上,然后推着轮椅到了沈蔓歌的卧室。

  沈蔓歌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对叶南弦的进入一点都没有察觉。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熟睡的样子,她的唇角微微扬起,脸上的表情特别温柔,而她胸口的地方双手捂着一张纸。

  他轻轻地抽了出来,居然是B超。

  上面显示着沈蔓歌怀孕五周,那小小的黑点就是孩子吗?

  生命真的很神奇,这么一个小黑点以后居然会变成有血有肉的小娃娃,会叫他爹地,会腻在他的怀里撒娇,叶南弦的脸色也柔和了下来,唇角不自觉的微微扬起。

  他看了一眼沈蔓歌,知道沈蔓歌对孩子的渴望。

  上一个孩子被流掉了,沈蔓歌伤心难过了好久。

  叶南弦心里纠结着,将B超重新放回了沈蔓歌的怀里,看着她平谈无奇的小肚子,他心里也十分矛盾。

  最终叶南弦拉过被子盖住了沈蔓歌,调整了室内温度,这才推着轮椅出去了。

  “吩咐黄妈,从现在开始所有饮食以营养餐为主。”

  叶南弦吩咐着,张音顿了一下,然后连忙去吩咐了。

  他去了书房,给阿飞打了电话。

  “去查一下葛曼的就诊记录,我需要所有详细报告。”

  叶南弦是了解沈蔓歌的。

  她居然能够甩开保镖去普通医院隐藏身份做检查,自然不会用自己的真实姓名。

  而她常用的名字就是地下城时候用过的葛曼了。

  阿飞连忙去照办了。

  叶南弦已经很久不抽烟了,为了沈蔓歌的健康,他几乎快要戒了,可是这一刻他急需要一直烟来沉淀一下自己的心情。

  他又要做爹地了。

  如果有意为之他或许还不会这么开心,这是做了手术之后无意间有的孩子,这意外之喜让叶南弦喜忧参半。

  在关于沈蔓歌能不能要这个孩子的所有资料回来之前,他不做任何的表态和决定。

  但是他也知道,一旦沈蔓歌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即便这是老天爷的馈赠,即便沈蔓歌难过,他也不能留下这个孩子。

  叶南弦的心难受的厉害。

  他点燃了一支烟,烟雾缭绕中谁也看不清他的脸,除了那明灭的烟头闪烁着,他就像一座雕像似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阿飞的电话回来了。

  “叶总,查到了。”

  “把资料发给我,顺便把看病的那个医生请来。”

  叶南弦将烟蒂熄灭了,顺便打开了窗户。

  身上太大的烟味并不好,对沈蔓歌不好。

  叶南弦看着阿飞传给她的资料,每一个字都看得相当仔细。

  没多久,医生被带到了叶南弦的书房里。

  从没来过叶家老宅的医生完全懵掉了,甚至有些胆寒。

  “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叶总为什么找我?”

  医生冷汗都出来了。

  叶家老宅啊! 这可是海城四少之一的叶家老宅。

  多少达官贵人都不见得能够进来,而她被请进来了,医生只觉得不安。

  阿飞只是淡淡的说:“叶总找你有事儿,你据实回答就好了。”

  “哦,好。”

  医生战战兢兢的进了书房,看到叶南弦的那一刻,她的腿差点软了。

  叶南弦的气势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叶,叶总。”

  医生有些结巴。

  叶南弦将葛曼的资料扔给了她,淡淡的说:“这个人如果留住孩子对母亲会有危险吗?”

  医生看到病例的时候楞了一下,这不是上午去看病的患者资料吗?

  怎么会出现在叶南弦这里?

  “叶总,这人是……” “回答我的问题。”

  叶南弦得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吓得医生连忙说:“患者身体状况不太好,主要是身体虚弱,所以怀孕期间得补身子,但是这样的话就有一种彼端,那就是大人补,孩子也会跟着补,到时候不太好生,可能会建议剖腹产。

  我看了她的资料,她头胎就是剖腹产,所以二胎最好也是剖腹产,这样的话会减少生产过程中大出血的状况发生。

  所以决定剖腹产的话,那么孩子大于不大其实也没什么。

  再有一个就是她之前流过孩子,子宫壁很薄,这一胎可能坐不稳。

  所以最好前三个月能够卧床静养保胎。

  不能情绪过于激动,最好保持愉快心情,不然的话不见得能够留住这个孩子。”

  医生一口气将问题说了,然后觉得整个人都要虚了一般。

  叶南弦眉头微皱,问道:“还有其他危险吗?

  她身体底子不是很好,怀孕到生产对她有没有什么影响?”

  “不管任何女人生孩子,都不可能没有影响的,而且女人生孩子本来就是鬼门关走一圈,不过就是现在科学发达,讲这种危险降到最低罢了。

  她的身体状况确实不太适合,按理说她这样的身体状况根本就不好怀孕,但是怀上了就是老天爷的馈赠是吧?

  只要孕期期间饮食注意,生产过程中小心仔细一点,应该没问题。

  但是万事没有绝对,这我也不敢保证百分百没问题。”

  医生也不知道这个葛曼到底什么身份,不过能被叶南弦关注,肯定不是普通人。

  她甚至有些后悔没有要个微信号码,没准自己还能认识认识这个高人。

  叶南弦听她说完,让阿飞给了她一些钱就带走了。

  不过他还是有些不太放心,随即走出了书房。

  张音正好煮了一点汤拿了上来。

  “寨主,你喝点汤吧,我加了点中药里面,滋补的。”

  “蔓歌怀孕你没发现吗?”

  叶南弦这话一出,张音顿时就愣住了。

  “太太怀孕了?

  怎么会?”

  “所以你这个赛阎王的称号是偷来的吗?”

  叶南弦的脸色很不好看。

  张音一直都在沈蔓歌身边,甚至在沈蔓歌受伤的时候更是她给治疗的,她居然不知道沈蔓歌怀孕了! 听到叶南弦的谴责,张音无法反驳。

  她记得相当清楚,叶南弦为了不让沈蔓歌再受苦,选择让苏南给做了那个手术的,所以她压根就没往那方面想,更没有注意到这个怀孕的问题。

  如今因为自己的疏忽让叶南弦生气了,张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寨主,我没注意。”

  “从现在开始,蔓歌的身体交给你,我希望母子平安,懂我的意思吗?”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