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 我要方医生

作品:全职国医|作者:方千金|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2-21 18:42:01|下载:全职国医TXT下载
  这次的手术属于择期手术,除了急诊手术之外,择期手术都是要做好各种准备,然后再进行手术,这样不仅能保证手术的成功率,也能进可能的让患者的术后恢复情况好一些。

  村上石郎来了之后先检查了患者的情况,然后和神外这边商议了手术的时间,就暂时告辞了,手术选择在第二天上午。

  村上石郎是患者家属要求的,二院这边自然是配合的。

  上一台手术虽然多亏了方寒救场,可人家村上石郎的水平还是没的说的。

  要是抛开村上石郎嘴碎,让二院这边医生不怎么舒服这一点,其实村上石郎能在二院做手术,二院这边的医生专家还是相当欢迎的。

  更实在一些,如果没有方寒在,哪怕人家村上石郎的嘴巴臭一些,二院这边的医生专家也不是不能接受。

  当医生的谁还不是被人一路骂起来的。

  哪怕是神外的科主任也是被人骂起来的。

  什么你怎么这么笨,你怎么这么蠢,这都学会不会之类的话,那个外科医生没被上级医生骂过。

  除非你有系统。

  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村上石郎过来,倒也收敛了些许,虽然看上去依旧带着些许倨傲,可好歹说话客气了些。

  方寒带着医疗小组的成员从内科出来,听说村上石郎又来了,不过方寒却没怎么在意。

  腿在人家村上石郎身上长着,人家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他还能把人家管住?

  虽然人家是腿短了点,可不影响走路不是,无非就是多走两步的事情。

  “方医生,看来村上石郎又来这边做手术了?”

  江枫有些兴奋的样子,上次打脸,方寒把他的台词都抢了,在手术间,他都没表现的机会,这次要是能再怼一怼村上石郎,那可真是能吹一辈子了。

  国际名医啊,其他人别说怼了,能见一见都不容易。

  “嗯。”

  方寒点着头。

  “方医生,您在这边呢,那个矬子竟然还敢来,这是教训不够啊。”

  方寒看了一眼江枫,江枫急忙闭嘴。

  “人家村矬......石郎好歹也是全球顶尖的脑外科专家,你这是什么态度?”

  方寒没好气的道:“弱者,有什么资格去嘲讽和指责强者?”

  江枫这家伙,三天不敲打,就有些飘了。

  雷军锋那次确实是雷军锋不地道,村上石郎之前说话让人生气,方寒也怼回去了,人家脑外科专家去那儿做手术还需要别人同意吗?

  “方医生说的不错,弱者没资格指责强者,想要指责别人,首先要让自己更强。”阮云飞对方寒的这个观点是表示认可的。

  “真理始终在射程之内?”

  李小飞笑呵呵的道。

  “拳头才是硬道理?”

  江枫无语,我就说了两句,这是群起而攻之?

  自己怎么就这么惨呢?

  神外科。

  手术是第二天上午,患者这边没做手术之前还是可以自由走动的。

  村上石郎走后,患者就在病房门口溜达,周边也时不时的有小护士和别的患者或者患者家属路过。

  “那个村上矬子竟然还有脸来咱们医院?”

  “就是,上次手术都差点出事,要不是方医生,患者可能都下不了手术台呢。”

  “是啊,还好方医生力挽狂澜。”

  方寒告诫江枫,弱者没资格指责强者,可二院的小护士却不会去考虑这些,反正他们只是医护人员,没事背后传一些医生甚至主任的八卦那都是经常的事情。

  在三级甲等医院,小护士或许没有医生收入高,可一般小医生小护士都是不怕的,甚至一些主治医生小护士也敢当面刚的,也只有副主任以上,小护士才会怕怕。

  可护士大都又都是女性,加上女性天生的优越感,只要不是大的原则问题,主任小护士也敢刚。

  当然,这个就要看颜值了,越是漂亮的小护士自然越是有胆魄。

  村上石郎是脑外科专家没错,可毕竟是R国人,而且长的又矮又丑,和高大帅气的方医生比起......

  呸呸呸。

  村上矬子怎么配和方医生比?

  两者相提并论简直就是对方医生的侮辱。

  所以在小护士们心中,村上石郎那就是不值一提的,自然是完全偏向方寒的。

  距离上次手术已经过了两三天了,可时不时的还是有小护士提起前两天手术的事情。

  患者原本只是随意的溜达,无意中就听到了小护士们的谈话声。

  “村上矬子?”

  患者的脑海中瞬间就浮现出了村上石郎的样子。

  村上什么来的?

  患者也有点想不起名字了,不过矬子倒是真的。

  村上矬子做手术出了事,上一位患者差点下不了手术台?

  这可把偷听的患者吓坏了。

  本来就是脑瘤,已经吓得够呛了,这一阵吃饭都没胃口,现在找来个专家,还差点出事?

  这可是要了亲命了。

  一时间患者直觉的双腿发软,都有些站不住了,顺着墙就坐在了地上。

  “您没事吧?”

  正好路过的一位住院医看到了,急忙上前询问,同时喊道:“护士。”

  患者嘴唇哆嗦,都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快,平车。”

  “先做一个心电图。”

  住院医一边给患者做着检查,一边吩咐。

  护士推着平车上来,然后有其他医生上前帮忙,手忙脚乱的把患者抬了上去,然后就是一通检查。

  患者的儿子从洗手间出来在病房和走廊没见到自家老爹,问了一下,才知道送去检查了。

  等见到人,儿子都吓了一跳,之前看上去还好了些,怎么一转眼又这么严重了?

  这情况看着和那天刚查出脑瘤的情况怎么那么像呢?

  “没什么大碍,应该是术前焦虑。”

  主治医生对患者的儿子道:“没事家属要多陪着,多开导。”

  “是,是。”

  患者的儿子连连点头,心中则是相当的纳闷。

  这几天他一直在开导的,而且专门请了R国的脑外科专家,给老爹介绍过专家的情况之后,老爹都明显好转了,怎么又这样?

  等患者回到病房,儿子坐在病床边上一边照顾一边开导。

  “爸,您这怎么回事,心放宽,医院这边我都安排好了,做手术的又是R国著名的脑外科专家村上......”

  患者的嘴唇就开始哆嗦了。

  不提村上这两个字还好,一提,患者又是一阵后怕,上一位患者都差点去了,自己这能放心?

  要不是儿子还算孝顺,日子过的还行,他都要担心儿子其实是巴不得他死,好继承他的蚂蚁花呗。

  “爸。”

  儿子急忙在老爹的胸口抚慰着,好半天,患者这才缓过来。

  “爸,您这是怎么了?”

  儿子有些想不通。

  “那个......村上,我不要他给我做手术。”

  患者喘着气,可算是表达出了自己的意思。

  “不要村上医生给您做手术?”

  儿子不解:“为什么呀,村上医生那可是国际名医,我专门打听过的,放在全世界那都是顶尖的脑外科专家。”

  “全宇宙我也不让他做。”

  患者咬着牙。

  什么全世界,全宇宙,有什么用?

  对患者来说,他只知道上一位患者差点一命呜呼了,他反正是不想做第二个。

  “不让村上医生做,可二院这边的专家更不行啊。”

  患者的儿子能请到村上石郎,除了托关系给村上石郎的老丈人,自然也是送礼什么的,是有些实力的,不让村上石郎做,又去请哪位专家?

  “我要方医生给我做手术。”

  患者道。

  他刚才没怎么听清方医生究竟是什么名字,护士们说了还是没说,他也记不清了,反正是方医生。

  那个村上石郎搞不定,人家方医生搞定了,那就是比村上石郎厉害。

  大多数人的思想其实都是很单纯很直接的,没那么多弯弯绕,患者就认准一个理,村上石郎差点出事,是人家方医生后来把患者救过来的。

  “方医生?”

  患者儿子有些迷糊:“神外科这边没听说有什么姓方的医生比较厉害啊,一位主任,两个副主任都不姓方。”

  “我就要方医生。”患者很固执。

  “行,方医生就方医生。”

  患者的儿子知道自己老爹是脑瘤,这脑瘤受不得气,不能太激动,所以还是顺着老爹的性子。

  至于什么方医生,患者的儿子也没当回事,就当是老爹脑瘤,脑袋迷糊了。

  什么方医生圆医生的,他都没听说过,二院神外哪有厉害的医生姓方的?

  病人就这样,可能刚才溜达,不知道听说说了闲话,所以这是迷糊了。

  “爸,您别多想,先睡一会儿。”

  “你不用管我,去给我找方医生,我就要方医生给我做手术。”患者叮嘱道。

  “嗯,行,您先睡,等您睡着了,我去找方医生。”儿子安慰道。

  “嗯。”

  患者这才松了口气。

  刚才吓得不轻,然后又是一阵折腾,不多会儿患者就睡着了。

  看着老爸睡着,患者的儿子这才松了口气,不过却并没有去找什么方医生。

  有村上医生那么厉害的脑外科专家,请什么方医生圆医生,那不是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