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千零一章 极限运转

作品:武逆焚天|作者:疯橘子|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1-02-22 19:17:24|下载:武逆焚天TXT下载
  那不足一只拳头大小的蚀月镜,悬浮在半空之中,其实光是看到其停留的位置,就足以让任何人知晓,它本事的强大之处了。

  在这冰山内部是有着强大的规则之力,尤其是众人所处的这巨大迷宫当中,不仅仅声音、灵气和精神力传递受到限制,最为恐怖的还要数这里的陷空之力。

  即便是殷无流这种已经达到凝念后期的强者,自身处于巅峰状态下,最多也就只能够飞到两三丈左右的高度,再高了他也顶不住。

  而且在这之后,向上每爬升一点的高度,所要承受的陷空之力,都将会时数倍,甚至十数倍的增加。

  因此看到那蚀月镜,停留在距离脚下冰层六丈左右的高度时,便可以想象他每时每刻,都要承受多么恐怖的规则之力。

  然而若是仔细观察会发现,蚀月镜悬浮在空中,似乎并未承受任何的陷空之力,或者说它并未承受任何多余的力量。

  这只能够说明一种结果,不是蚀月镜本身漂浮飞起的力量太强大,而是它本身根本就不受陷空之力的影响。

  了解到这一点后,自然也就能够得到一个更加惊人的结论。这蚀月镜本身拥有着极为恐怖的力量,那属于规则之力,而且是能够与这冰山内规则相抗衡的规则之力。

  在场的大部分人,只是注意到了蚀月暗曜的恐怖,破坏力惊人,却没有人注意到,蚀月镜本身所具备的强大规则之力。

  哪怕少部分人已经注意到,却也没有什么方法能够加以利用,毕竟大家是以传送离开为目的,而非只是单纯的破坏这里的规则。

  蚀月镜漂浮在空中,以一种相对固定的速度不断的旋转,与此同时周围的通道,无数的蚀月暗曜不断的飞驰而来,并迅速的注入到那蚀月镜当中。

  操控着蚀月镜的殷无流,眼神也在这个时候忽明忽暗,脸上却是不自觉的划过一抹自信的笑容。

  这并非是盲目的自信,蚀月镜的恐怖,蚀月暗曜的威力,在场恐怕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刚刚来到的时候,他是想要一个都不放过的,所以将一次释放的十股蚀月暗曜能量,其中一半都凝聚到了五个通道。

  而事到如今,殷无流选择要将这些蚀月暗曜的能量收回,然后集中起来释放。那么到了这个时候,释放蚀月暗曜后有多么可怕,甚至于殷无流自己都无法准确估计,毕竟他没有这样施展过。

  原本殷无流认为一切事情,都朝着自己预料的那样发展,可是在关键时候,还是有着意外出现了。

  这就好像人们有的时候,总是会在心底里担心,某些不好的事情可能会发生。最后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又会隐隐的感觉到,这不好的事情,似乎注定也要发生一样。

  为殷无流带来消息的是成天豪,这个从最开始到现在,都未曾被他放在眼中的小角色。包括成天豪的同伴傀襄,在殷无流的眼中,这两个家伙上蹿下跳的到处拉拢势力,却又偏偏不肯亲自参与战斗。

  所以殷无流的厌恶,一个主要的原因,便是来自于他感到自己,被这样一个小子给利用了。

  因为对他们两人有这样的看法,即便眼下没有多大的敌意,但却绝对谈不上信任,甚至还会刻意的排斥两个人。

  当成天豪刚刚过来的时候,殷无流其实根本就没有太过理会,直到对方提到了一些关键。

  “重新修复冰台阵法,使得左风等一群人,能顺利的传送离开”。这个十分骇人的消息,让殷无流再难以保持平静,以至于差点连蚀月镜都失控了。

  不过殷无流显然并不重视,狠狠的呵斥之后,便直接将成天豪给晾在一边,自顾自的继续吸纳凝聚蚀月暗曜能量了。

  殷无流当时在考虑,若是成天豪继续在耳边聒噪,那么自己一会儿要不要让手下人,直接将其给斩杀掉,这样处理也更干净。

  不过让他有些吃惊的是,刚刚还在不断劝说中的成天豪,这一会儿的功夫,反而就变得安静下来。

  心中虽然会感到好奇,不过殷无流倒也并未理会,他将自己的大部分注意力,又重新放在凝聚蚀月镜能量这件事上。

  也就只是过去了片刻,成天豪却是突然再次开口,这一次明显比之前还要激动的多。

  “他们动手了,左风已经开始动手了,必须要想办法阻止,绝不能让他将冰台阵发给修复起来,决不能让他们称心如意的离开这里。”

  这成天豪一开口,便是旧事重提,不过殷无流这一次倒是没有发火,同时也没有去理会,只当没有听到。

  不过很快,殷无流就发现,自己根本不能无视对方的话,因为成天豪又抛出来一个,让他无法接受的情况。

  “庞林,庞林那帮人又背叛了,他们现在已经选择了同左风和奉天皇朝合作,他们已经没有再相互撕杀,大人您看一眼啊!”

  这一次殷无流是真的受到触动,毕竟他不是什么傻瓜。成天豪的话他可以不相信,可是庞林等人的反叛,他却必须要重视。

  庞林那一大群人,之所以会选择听从自己的命令,追杀奉天皇朝和左风那些人,绝不是为了什么复仇,他们只是为了能够活下去,而自己便是那个能够让他们活下去的人。

  然而现在庞林等人背叛了,他们选择了跟左风和奉天皇朝合作,只可能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跟他们合作,活命的机会更大。也只有这一个原因,才能让庞林那帮人选择背叛自己。

  虽然有些不敢相信,不过殷无流还是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他一眼便看到,冰台上的武者们已经停止了战斗,大部分在调息回复,一部分似乎还保持这警惕,环绕在一道忙碌的身影旁边。

  可能是因为有过之前的教训,也可能是成天豪的话,让殷无流预先有了心理准备,所以他在看到冰台上的情况后,反而没有出现蚀月镜失控这样的事。

  不过要说殷无流不吃惊,那绝对是不可能的,庞林那些人的背叛,看起来只是一件小事,甚至不会在殷无流的心里溅起水花,可是他们这种选择背后的意义,却是殷无流不得不重视的。

  庞林他们的背叛,不是调转矛头,对自己这边发动攻击,虽然看起来这算是一个机会。但是庞林那帮人,却是一如既往地的胆小,他们虽然背叛了自己,却仍旧留在冰台上。

  那么能够让他们如此做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些人,看出来左风是真的有能力,或者他们判断,左风有可能修复冰台阵法的。

  这样的事可就眼中了,因为殷无流知道,庞林他们的判断并非是毫无根据。之前庞林手下人运用阵法,凝炼出了自己这些人的阵法分身,然后将肖北莫制造的两色火网壁障给撕开,已经说明在他的手底下,是有阵法方面的能人。

  由此能推测出来,庞林等人定然是从一些迹象上,判断出左风想要修复阵法,绝不是毫无可能,甚至于是有一定把握,否则以庞林那帮人的胆小,是根本不敢将宝都押在左风身上的。

  面对这样的结果,殷无流脸色也显得尤为难看,同时在内心之中,他反复的在问着自己。

  ‘这可能么?……这真的可能么?’这种冰台阵法,殷无流也见到过几个,虽然都是运转后废掉的,可是他也专门研究过,只要使用过后,冰台阵法就已经彻被底废掉了。

  目光微微一动,下一刻殷无流就盯在了那冰柱之上,尤其是冰柱上的的诸多变化,他看的非常清楚,冰柱内部的血液能量并不像其他使用过的冰台阵法,冰柱内的血液能量彻底消失不见。

  ‘不对,有可能,是有可能的,这冰台传送阵法的运转,并不是完整的一次传送。因为那些传送的基本就是尸体,在传送过程中便已经彻底没有了生命迹象,所以阵法刚刚并未完全启动。’

  想到这些以后,殷无流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起来,心中在狠狠咒骂着成天豪,没有早点说清楚的同时,他其实是不想承认,是自己的判断失误了。

  就像之前抽取冰台上的蚀月暗曜一样,在最初的时候是能够停下来的,可是一旦进行到了中间的过程,即便是殷无流他也没有办法随意停下。

  因为太过于自信,又想着能够调动和凝聚,周围所有可以利用的蚀月暗曜力量,从而摧枯拉朽的将此地所有的人轻松抹杀,所以他才不管不顾的选择了疯狂抽取蚀月暗曜的能量。

  结果眼下殷无流正处于,抽取蚀月暗曜的关键时刻,他唯有硬着头皮继续下去,哪怕他已经知道左风正在修复冰台上的阵法。

  看着并台上那些临阵倒戈的背叛者,还有那些从容恢复中的奉天皇朝武者,以及那个忙碌中似乎正在朝着冰台内注入什么达到非人非兽身影,殷无流眼神慢慢变得凌厉起来。

  ‘想要传送离开?……做梦!我殷无流就算是损失掉一半的寿命,燃烧掉一部分修为,也绝不会让你们称心如意的!’

  殷无流双目突然变得一片血红,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一丝丝的血雾好似沸水般从每一个毛孔中蒸腾而出,然后慢慢的向着漂浮的蚀月镜飞去。

  当那些血雾注入到蚀月镜当中以后,表面上立即有着暗红色的光芒闪烁,接着蚀月镜的旋转速度开始加快,逐渐的传出一阵阵“嗡嗡”的鸣响,看起来蚀月镜正在达到某种极致的运转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