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71.前程往事(38)

作品:男友恶意值读取中|作者:卷云白兔|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21-02-23 19:28:14|下载:男友恶意值读取中TXT下载
  修为不能再涨又怎么样?

  她男友强大堪比天道,有他罩着,难道还有人敢对不敬?

  她一辈子横着走都行,再说,终于能放假不用再修炼,放松当咸鱼了,宋夕雾有何不愿的?

  零紧抿着薄唇不说话,显然没同意她的选择。

  宋夕雾翻了个白眼,“我的身体我做主,还是你觉得以后要照顾我费尽了?男人,太渣是会遭报应的!”

  零:“你明知我不是这个意思。”

  宋夕雾:“不管什么意思,这样就好了。”

  零这次没再让着她,沉声道:“我可以寻其他方式。”

  并不一定就要直面燕初,只要藏好她们,他有把握燕初寻不到的。

  宋夕雾无奈轻叹一声,“什么方式?去偷呢?还是抢?零,你比我更清楚,那人对你母亲的执念,你母亲留下的东西,于他,可能比命更重,就算你真能在那位的手上夺到,你想过后果吗?”

  那位神祖可不是会因零是祂的血脉就心软的,到时,祂绝对会直接对他,甚至整个明天大学出手,真这样的话,要有多少人倒霉?

  而他们真能逃得过神祖不计代价的追杀吗?

  每日战战兢兢,惶恐头上的刀子掉下来,她还不如就这样半死不活着呢,至少安心。

  零眸光晃了晃,哑着声音,“可你……”

  宋夕雾淡淡一笑,“我还是那句话,死不了就行,再说以我现在的修为,寿元还长着呢,你何必忧心几千上万年后的事情?”

  桃夭原本在一旁没插话,可听着他们的谈话,越听越不对劲,她就算性子再单纯,也听出里面的不对劲,以及宋夕雾的伤势恢复可能跟她有关这点。

  桃夭拧了拧黛眉,直接地问:“既然有法子治好你,都不努力一把的吗?何弃疗呢?”

  宋夕雾:“……”

  她轻咳一声,努力给小姐姐解释:“其实也不是什么都能努力的。”

  桃夭:“我觉得可以。”

  宋夕雾:“……”她觉得不可啊!!!

  都说了,让那狗系统别总是带桃夭上网冲浪的,看,带坏了吧?

  桃夭看向零,义正言辞地教训他:“零零,做男人不能如此没担当,连自己的女人都护不好,去到外面别说你是我儿子,我嫌丢脸呢。”

  零:“……”

  母亲,倒也不比如此!

  桃夭把眸光看向天道,“兄长,麻烦你把办法告诉我。”

  在宋夕雾和零可劲使眼色下,天道缓缓点头,“好。”

  宋夕雾、零:“……”

  ……

  “我觉得……”

  “你不用觉得!”

  “其实……”

  “没有其实!”

  “但是……”

  “但是,你安静点就行!”

  宋夕雾每次一开口,就直接被桃夭堵住,完全不让她说完话。

  要是其他人,小白莲早就翻脸了,然鹅,对象是桃夭,宋夕雾完全没脾气了。

  可眼看着他们越来越接近神界边缘,宋夕雾脑壳有点疼。

  她真心觉得来这里寻她痊愈的办法,还不如就那样伤着,风险太大,着实没必要。

  可显然,桃夭小姐姐不那么想。

  她觉得没什么是努力一把做不到的,做不到肯定是不够努力。

  再龙潭虎穴又如何?她觉得她也有能力闯一闯,实在不行,不是还有儿砸吗?

  对,桃夭小姐姐就是对自己和自己的儿砸那么自信!

  谁让她辣么美呢?

  桃夭美滋滋地想着。

  宋夕雾和零……宋夕雾和零还能如何,硬着头皮上了。

  毕竟,为了不让自己忘记给宋夕雾治伤的事情,桃夭用了几百块玉简记录下来,就怕他们两个耍什么小心机,还忍着好几天不睡觉,就怕自己忘了。

  看他如此坚持,无法,宋夕雾也只能妥协,免得她再伤到自己的神魂。

  而零原本就不同意宋夕雾不治伤这件事,虽忧心母亲和那人见面后的变数,但他如今不再是那个无力反抗的弱小少年,若燕初……

  零眼底划过一丝厚重的戾气,拼尽一切,就算无法杀了燕初,封印祂个几十万年他还是有把握的。

  “快进入神祖的神识范围了,母亲,您先回到夕夕的识海休息吧。”

  桃夭这次倒没有再反对什么,这也是他们答应她来寻药的最重要条件——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出来。

  “你们小心,安全第一,不许动不动就拼命。”

  宋夕雾和零点点头,“我们晓得。”

  桃夭才稍微满意地点头,回到宋夕雾的识海中。

  灵舟穿过结界,进入神界,可眼前的满目疮痍却让零瞳孔一震。

  宋夕雾也满脸的不可置信,在明天大学,她了解过宇宙时空的情况,其中最是令万千时空强者向往的便是真神界,在这里,灵气极度浓郁,天才地宝遍地,神强悍无比,与天同寿,不受天道规则束缚,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可资料中美丽富饶无比的神界,如今却变成地狱,到处各种灾难……电闪雷鸣,火焰遍地,尸山血海,没有半点生机的存在。

  恐怖、压抑,宋夕雾在考场世界中不是没见过地狱,但确是第一次产生了恐惧之感。

  她完全不敢想象到底是什么力量才能将天地最神秘最强大的神界给摧毁成这样?

  难道,她凝重地看向零,“与桃夭当年……”

  零抿了抿唇,眸光很沉,“决定神界存亡的从来只有那位。”

  宋夕雾倒吸一口冷气,却也不算太意外,毕竟她早已从零口中得知了那位神祖是如何疯魔恐怖的存在。

  只是,直面这种强者一怒,伏尸百万,整一界皆毁的惨状,宋夕雾还是忍不住骨头里只泛冷,那种渺小之感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零轻柔地抚了抚她的脊背,“那人从来都是这般无情疯狂,祂的出身预示着众生在祂眼中皆渺小如蝼蚁,就是我和母亲,也是祂想掌控就掌控,生死不在意,只是……”

  零有些嘲讽地嗤笑一声,“天地轮回,报应因果,就是祂这位神祖也无力阻挡的,偏祂就不信那个邪,总有……”祂作死的一日!

  宋夕雾揉揉眉心,“我觉得我们其实可以回去了,那位不可能拿出生机道留下的力量的。”

  ------题外话------

  写着写着,不觉多写了雾雾一些,真心有点舍不得~

  明天渣渣初神再登场吧!